06Sep
2018
0

2017年在温哥华第三十届学生中文作文比赛中,闫静怡同学荣获高级组亚军


【此作文在2017年温哥华第三十届学生中文作文比赛中荣获高级组亚军】

十一年级学生 闫静怡

新年快樂

“喂?寶貝!新年快樂哦! 今年的春節有沒有格外地想媽媽呢?”那是二零一四年,農曆正月初一的早上。與以往春節的習慣不同, 那天我還要上學; 與以往年味氣息濃厚的早上不同, 那天窗外皑皑的白雪散發着透心的冰冷; 與以往闔家歡樂、舉杯共飲的溫暖不同, 那天我獨自一人遙在他鄉。那年的春節,是我在加拿大渡過的第一個冬天。

隨着閙鈴聲刺耳地響起,對於我來說又是普通的一天的到來。我按部就班地刷牙, 洗臉, 認真思考着昨晚沒有解出來的數學題。一切都平淡無奇就如平常一樣。就在我準備下樓吃早飯時, 住家的阿姨突然叫住了我, 神秘兮兮地在我手裏塞了什麼東西, 轉身回了屋, 我低頭一看, 竟是一個紅包! 我頓時愣住了,手中那物的鮮紅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。我忽然反應過來, 對呀, 今天竟是大年初一了。

抓着手裡的紅包,我竟反常地感到微微的心酸。記得往年收紅包, 第一份總是來自於父母。每次他們還都會在給了錢說教我一番,希望我以後做更好的自己。原來不懂, 我總覺得他們為什麼一定要說這些掃我的興。現在,看着手裡的一個紅包,思念着太平洋彼岸的父母,我卻懂了,那一番叮囑,正是他們對我深沉的愛與希望。那一年的春節, 紅包已經無法讓我如孩時那般喜悅, 但緊接着的那通跨洋電話, 卻真真的讓快樂溢滿了我的心。

吃完早飯,抬頭看錶,發現還可以在家裡逗留十分鐘再出門,我決定給媽媽打個電話表達我的祝福與思念。就在我準備掏出手機時, 兜里的手機卻先響了。提到那為了父母特置的鈴聲,我的心一顫,我們一家真的是心有靈犀。接起電話, 媽媽那熟悉溫暖的噪音就傳了過來, 僅僅是她一聲“喂”, 我心裡的防線就瞬間崩塌。事先都已想好的台詞在聽到她的聲音後, 卻都如水珠般蒸發了,消失於腦海。媽媽詢問了我的近況, 祝我新年快樂, 要我照顧好身體。她的每一個詞,每一句話都如羽毛般輕撫而過,柔軟了我在這個冬天孤獨的心。她的那句:”媽媽希望就算現在無法在你身邊, 你也可以快樂無憂的過年,”讓我的不安頓時消逝。她來自心底的祝福,是我新年快樂的源泉。

原來,我以為和小伙伴們一起放煙花是快樂,因為我覺得大人不懂我們的世界,原來,我以為必需守歲看春晚才算過年,因為那是傳統,原來,我以為收到紅包是人生一大喜事,因為我會擁有更多零花錢。然而現在, 我渴望親朋好友圍坐一圈, 一起拉拉家常話;現在, 我渴望和父母一起包餃子, 陪伴在他們身邊;現在,我夢寐以求父母的新年祝福,因為他們所謂的快樂,才是源於最真摯的心。經歷過分離我才懂得,我最期待與熱愛的新年快樂,不是過年時的那口頭禪,而基於親情的祝福。
新年快樂,有你們我才快樂。

en_USEnglish
en_USEnglish